博客开通
博客名称 :
博客昵称 :
自我介绍 :100字以内

信息标题
没有提示信息
用户登录
登录名 :立即注册
密 码 :找回密码
Cookie :

页面设置

正文

冬[原创]

2010-12-20 19:12:50
分类:

 

高一(11)曹星星
铺开稿纸,笔尖流淌出对某处风景的执着与流连。可这总是不多的,因为我尚未游览过许多地方,不曾积累下多深厚的阅历。即使有那么点经历,也谈不上了解,唯我家乡的西堤是我描摹对象中的最爱,在我看来,对它,最感亲切。
于家乡的记忆是浮在一任苇叶荡漾的江水中的,极平常,也极动人。这苇荡在冬天越发的撩人,倘若待到秋末冬初的傍晚时分漫步于西堤之上自是最佳,那冬景之美便可一览无余了。堤下水早就退得低低的,将平日里不得一见的石块一股脑地都现了出来,文豪欧阳修的“风霜高洁,水落而石出”的诗句在一念间闪过。水上的沙洲也“长”大了许多,沙洲上的苇丛泛着枯槁的黄色随风摇曳,苇枝上一簇簇白色的绒球也肆意纷飞,仿佛刹那间就可以挣脱枝条的羁绊。偶然发现河道中央竖立的一支芦花,极洁白的,散着高贵的气质,点亮了整个河道。看着,看着,那芦花似乎不那么洁白耀眼了,竟透出些奇异柔和的粉红的姿色。心中生疑,想是凝视久了,生了错觉,放眼远眺,才发现夕阳映红了半边天,不例外地染红了那枝芦花。信步于河堤之上,一排排凋去绿叶的树木映入眼帘,省去了猜测品种的闲愁。其实这树并非无叶,眼光犀利的你怕是早发现了躲在树皮间的小小的绿绿的新芽儿,只怪我眼钝没能看清冬背后春的倩影,更何况此时夕阳既沉,万物在黑暗中模糊了各自的轮廓。
家乡的冬大体是这样。雪积三尺,风吼奔逐,在这儿多不过两三天。好了,不再费笔墨写下去了,我知道仅凭我一枝愚钝的笔是道不出这冬的美的。是的,这儿的冬很美,超越文字的美……
 
 
 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指导老师:吴军)
阅读( ) | 评论( 0 )
前一篇:没有了!
后一篇:没有了!